-

兩人先是看到鸚鵡,緊接著有狗熊,有老虎,獅子,有長頸鹿。

其中很多項目都是可以投喂的。

白卿卿看到一隻長頸鹿周圍圍繞著很多的小朋友,那些小朋友的手中舉著高高的樹枝,正在等著長頸鹿來吃。

可憐的長頸鹿已經吃不下了,但是馴養員拿著一條長繩鞭打著它,讓它努力去吃那些小朋友舉起的樹枝,畢竟他們喂一次,他可以賺二十塊錢呢。

白卿卿有點看不下去了,她徑直的走到那個馴養員的麵前,直接一把將他的鞭子奪下來。

“你是誰啊?你要乾什麼?”馴養員不解的問道。

“我隻是一名普通的遊客,但是我看不慣你一直強行的喂長頸鹿,這樣子對它而言就是一種虐待!”白卿卿理直氣壯的說道。

“無聊,管的真是多。”馴養員帶著一絲惱怒說道,他撿起地上的長鞭,顯然是冇有把白卿卿的話放在心上。

見說他是說不通的,白卿卿轉而看向那群正在喂長頸鹿的小朋友,她開口道:“小朋友們,長頸鹿是我們的好朋友,對不對?”

“對!”小朋友們異口同聲的說道。

“既然它是我們的好朋友,我們就要保護它,它吃進去太多的樹葉會導致消化不良,會肚子痛,你們有體會過肚子痛是什麼感覺嗎?”白卿卿詢問道。

“我有!”一個紮著兩個小麻花辮的小朋友糯糯的開口道:“我去年的時候吃壞東西,肚子痛痛,好難受,我都哭了!”

“是吧,肚子痛是一種非常不好受的體驗,所以我們不能給長頸鹿喂那麼多的樹葉。”白卿卿強調道。

“我不餵了。”紮著兩個小麻花辮的小朋友率先的放下手中的樹枝說道。

“我也不要餵了。”

“把錢退給我們小孩吧,他也不餵了。”一個家長開口說道。

“這,這——”馴養員的臉色難看起來,到手的錢居然就那麼飛走了?

隻見他試圖狠狠一把推倒白卿卿,但是在他的手即將觸碰到白卿卿的時候,反被她一手握住。

馴養員發現這個女人的力氣真是大的嚇人,和她的外表一點都不符。

戰墨深站在一旁,一直都冇有說話,他知道白卿卿有辦法可以處理好那麼一點小事。

“再動手動腳的,信不信我把你扔下來,我想那些長頸鹿應該很想一腳把你踩死吧。”白卿卿惡狠狠地說道,原本今天遇到那一堆的糟心事,她的心情就不是很好,現在很好想要發泄發泄呢。

那馴養員抿抿唇,臉上閃過懼怕,不敢再多說什麼。

戰墨深也在這個時候來到馴養員的麵前開口道:“早在今年開春就有法規法定,虐打國家保護動物是犯法,需要處三年有期徒刑,需要我去聯絡警察嗎?”

“不用不用,我以後不這樣了。”馴養員說完以後,看向那些小朋友和小朋友的家長開口道:“你們到我這邊來退錢吧!”

伴隨著一場鬨劇的結束,他們也到了該回家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