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他們在欺負你,他們那麼多人都欺負你一個人,他們還比你大那麼多呢。”白卿卿的眼淚像是斷線的珍珠一顆一顆的砸在瓷磚上,也砸進戰墨深的心裡。

“傻瓜,有你陪著我不就可以了嗎?”戰墨深一把將人擁進懷裡說道,有她在他就滿足了。

洲際酒店內,司從霜一直都在等一個電話,聽她叔叔說,今天整個董事會都將對戰墨深進行聲討,要麼戰墨深答應娶她,那麼將被逐出戰氏集團。

司從霜的手緊緊的握成拳,滿懷期待的等著。

她從上午等到下午,等到一個電話。

“司小姐,我剛纔看到戰氏集團釋出的一條通知,戰墨深因個人問題犯錯,抹黑戰氏集團的名譽,現下已經被逐出戰氏集團了。”一個S集團代表團的人開口說道。

“你說什麼?把你剛纔說的話再說一遍!”司從霜要求道。

S集團代表團的人有點懵,不知道為什麼司從霜一種不敢置信的語氣,戰墨深做出了傷害她的事情,被董事驅逐,對她而言不是一件好事嗎?

S集團代表團的人最後隻能聽從司從霜的要求,再說了一遍。

“可以,我都知道了。”司從霜確定下來這個訊息以後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以後,司從霜嘴角揚起一抹冷笑。

下一秒,司從霜直接拿起手機狠狠的砸向電視機。

“戰墨深,這就是的答案是嗎?做出了對不起我的事情,我已經格外的大恩大德了,隻要你肯娶我,我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

“但是你!但是你卻那麼的不識好歹,即使失去戰氏集團總裁的身份,都不願意娶我?”

勞斯萊斯的車上,戰墨深笑著和白卿卿開玩笑道:“今天可是我最早下班的一天,為什麼看你好像不開心的樣子?”

“能開心的起來嗎?”白卿卿滿是不平的說道。

“那就帶你去能開心的地方。”戰墨深將車調轉方向,朝著京都另一個方向走去。

隨著汽車一路向北,最後停在了京都野生動物園門口。

“走。”戰墨深下車後,打開副駕駛的車門,把白卿卿牽出來。

“京都野生動物園?”白卿卿一個字一個字的念出這上麵的名字。

“嗯,聽說心情不好的時候,動物園是最能治癒人心的地方。”

“走吧,我們進去。”戰墨深拉著白卿卿買票,一路暢通無阻的走進動物園。

因為今天是工作日,所以動物園裡麵的人並不多。

一走進動物園白卿卿率先看到的是鸚鵡。

“帥哥,帥哥,帥哥。”

就在白卿卿和戰墨深要露出鸚鵡這片區域的時候,一隻花枝招展的鸚鵡,嘴裡不斷的喊著帥哥。

白卿卿的眉皺起來,下意識將戰墨深護在身後,開口道:“怎麼臭鸚鵡還會調戲人呢!”

戰墨深失笑,道:“你和鸚鵡吃什麼醋。”

“略~”白卿卿吐了吐舌頭,拉著戰墨深朝著裡麵走去。

原本壓抑的心情,在看到那些萌萌的動物時,真的一點一點開始變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