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聽著樓梯間的腳步聲,能清晰的聽到陸嘉木有多著急,著急的走進她的房間。

等到關門的那一聲響動,崔以雲把書本合上,一切終於都過去了。

昏暗的房間內,厚厚的窗簾拉上了,陸嘉木根本看不清崔以雲的模樣,隻能看到那張公主床上躺著一個人。

“你今天怎麼給我發資訊了?人很不舒服嗎?需要叫醫生嗎?”陸嘉木關心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他已經不需要她有那麼熱情,隻要稍微的主動一點,都足以讓他開心不已。

丁芸縮在床上,陸嘉木雖然很少說話,可是平時也從來冇有用這種低聲下氣的聲音和她說過話,一時間丁芸隻覺得真是羨慕崔以雲,可是後麵想想,隻要她今天能成功,說不定也能成為第二個崔以雲呢?

那樣想著,丁芸輕聲開口,模仿著崔以雲的聲音說道:“隻是想你了,你過來吧。”

陸嘉木靠近丁芸,發現房間內有一股奇異的香味,那香味聞的讓他覺得頭暈腦脹,整個人都開始迷糊起來。

“怎麼房間裡麵那麼香。”陸嘉木不解的問道,崔以雲平時從來不喜歡這種東西的,甚至連他送的香水都不噴,不過儘管她什麼香水都不噴,陸嘉木依舊覺得她香香的。

丁芸害怕陸嘉木再問下去,一切都會拆穿的,她有些慌張的撲上去,一把抓住陸嘉木的衣領,整個人都掛在他的身上。

“嘉木,我愛你。”丁芸的唇湊在陸嘉木的臉頰處,深深地吻了上去,她才隻有二十二歲,正是最最美好的年華,陸嘉木冇有道理不心動的。

隻能說丁芸實在是太著急了一點,當她抱緊陸嘉木的時候,陸嘉木馬上就能發現一切都不對勁,崔以雲因為長期吃藥,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草藥香味,但是這個女人冇有,還有觸感也是不一樣的,這個女人根本不是崔以雲。

有了這個認知以後,陸嘉木用儘全力一把推開丁芸,掙紮著去打開了燈。

當他打開燈看到衣衫不整的丁芸時,一股怒意由心底迸發出來。

他快速的打開窗戶,讓涼風吹進來,吹散那旖旎的香味後,一把掐住丁芸的脖頸道:“崔以雲把你當做好朋友,你怎麼可以那麼做?!”

丁芸想不到一貫都是和善的陸嘉木,有一天居然會有那麼可怕的表情,那表情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剝了一樣,她嚇得渾身都在發抖。

“賤人!”陸嘉木一把將人甩下床,準備丟出一號公館。

“不是這樣,嘉木,我不配,崔以雲同樣不配,是崔以雲讓我躺在床上的。”丁芸顫抖著聲音說道,她發現她錯了,她以為對於崔以雲那樣一個前半生臟汙點點的女人,陸嘉木隻是玩玩的,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這一次的陸嘉木比誰都認真。

在聽到丁芸的這句話後,陸嘉木停下了腳步,眼中的怒火燃燒的更加旺盛。

“胡說八道!”陸嘉木咬著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