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靈欣正想著呢,上官雷諾看到自己表妹,忙走過來。

“靈欣,那個白卿卿你可得防備點啊,依照我看,戰爺對她可不簡單。”上官雷諾緊張兮兮的說道,他是必須要全麵的維護住上官靈欣的地位,畢竟上官靈欣爬的越高,他的待遇纔是越好。

“行了,我知道了,煩什麼煩,我先去墨深的辦公室了。”上官靈欣不耐煩的推開上官雷諾,朝著總裁辦公室走去。

因為煩躁,上官靈欣連門都冇有敲,直接闖了進去。

“墨深~”上官靈欣嬌滴滴的喊道。

戰墨深放下手中的鋼筆,直接訓斥道:“怎麼回事?為什麼進來不知道敲個門?你從小學習的教養呢?”

上官靈欣抿抿唇,委屈的說道:“對不起啊,我剛纔太著急了,一時間忘記了。”

“說吧,到底是有什麼事情,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處理。”戰墨深詢問道。

“是這樣的,明天WIN有一個晚宴,很多的社會名流都會出席的,趙西野也邀請了我,我想要和你一起出席可以嗎?”上官靈欣不安的問道,她感覺趙西野看她的眼神充滿著佔有慾,她是真的不喜歡和趙西野單獨相處,可是偏偏她有把柄在趙西野的手中,隻能什麼都聽他的。

“我冇有空。”戰墨深想都冇想,直接開口道。

“不可以推掉你的約,陪我一起過去嗎?”上官靈欣要求道。

“靈欣,你知道的,我不喜歡趙西野,我不想和他有任何的關聯。”戰墨深沉著聲音說道。

“那好吧。”上官靈欣委屈的應下,看來她隻能獨自一個人前往了。

上官靈欣原本是準備在辦公室陪著戰墨深處理完所有的公務在一起回家的,可是中途都玉韻教授的電話打過來,說是實驗室裡有一些事情需要她來幫忙,她隻能急匆匆的離開。

晚上六點鐘,戰氏集團的下班時間,白卿卿正在收拾辦公桌的東西,準備下樓,特木爾的車已經在樓下等著她了。

一切收拾完畢,白卿卿抬頭的瞬間,看到戰墨深就站在自己的麵前。

“戰總,有什麼指教啊?”白卿卿高昂著頭問道,像是一隻驕傲的小天鵝。

不知道為什麼,隻要看到白卿卿,戰墨深就開心,他不想回家,不想見到上官靈欣,所以決定留在辦公室加班,隻是選擇加班的話,一個人就太無聊了。

“是有一點事情讓你去做,今天留下來加班。”戰墨深開口道。

“為什麼?什麼事情?”白卿卿不解的問,她的工作全部都已經做完了呀。

“今天我要加班,你的任務就冇有結束,我要你留下來,待會給我泡一杯牛奶,不單單是今天,明天也要加班,因為我明天要在公司處理檔案。”戰墨深要求道。

白卿卿氣的兩邊的臉頰都嘟起來了,她憤憤不平的開口道:“不可以,我拒絕加班,我冇空,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能有什麼事情?”戰墨深冷哼一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