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蔚苑內,戰若正在百無聊賴的餵魚,自從上回明玄逃婚以後,她成了整個京都的笑話,雖然那些名媛不敢正大光明的笑她,可是背地裡不知道怎麼編排她,她就索性待在慕蔚苑內,很少出門了。

喂完魚,戰若準備去給她養的一隻柯基犬洗個澡,管家卻急匆匆的走進來。

“有什麼事啊?”戰若詢問道。

“若若小姐,外麵有人想要見您。”

“不見不見!”戰若忙擺擺手說道,她現在最煩的就是交際,去看一群虛偽的嘴臉。

“是白卿卿,戰爺的那個未婚妻。”管家報出名字,隨後道:“如果若若小姐實在不想見,那我就去打發了她。”

管家說著就要離開。

“等等!”戰若叫住管家,開口道:“白卿卿怎麼好端端的來找我?你讓她進來吧。”

戰若覺得白卿卿也是直來直往而且不喜歡交際的人,如果她找上門來,那一定是因為有事纔來的。

管家很快將門外的白卿卿迎進來,並且帶她來到戰若的私人後花園。

從這個悠閒的後花園可以看得出來戰若其實是個心思善良的人,白卿卿有點詫異,原來哥哥喜歡的是這個類型的人,不過她也覺得挺好的,隻是有些時候不得不感歎命運真是喜歡捉弄人啊,她和哥哥喜歡上的居然都是戰家的人。

“白卿卿,你來找我做什麼?”戰若穿著一身洛麗塔裙,像是一個公主那般,來到白卿卿的麵前問道。

“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白卿卿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一個令牌。

戰若接過令牌仔細的看起來,那令牌不知道是什麼特殊材質做的,居然是恒溫的狀態,令牌的上麵雕刻著一個月字,想來雕刻這個字的人也是一個了不起的書法家,簡簡單單的一個字,透出些許的不俗。

“這個是什麼?”戰若不解的問道。

“是對我非常重要的一樣東西,我想要請你替你保留一段時間,等到明玄再次來到京都的時候,請你交給他。”白卿卿拜托道。

戰若的眉皺起來,她道:“這個是對你很重要的東西,我儲存如果有破損,我擔不起這個責任,而且我並不認為明玄會再次來到京都,或者說明玄願意再次和我見麵。”

“他會的,他一定會來找你的,若若,明玄他是喜歡你的。”白卿卿斬釘截鐵的說道,她的哥哥她瞭解,如果不是出於喜歡,從一開始他們就不會認識,隻是哥哥和她一樣礙於仇恨,走不出來。

“白卿卿,你不覺得這句話是一個笑話嗎?安慰人也不是這樣安慰的吧。”戰若無語的說道,要不是因為她知道白卿卿的為人,是一個實事求是的,她都懷疑白卿卿是在嘲諷她呢。

“你現在不相信不要緊,等到以後就會知道的,如果以後明玄願意轉身,我很希望你能給他一個機會。”白卿卿說著,抱住了戰若,輕聲道:“戰若,還來不及和你做朋友,真是可惜,這個我就放在你這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