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卿卿!卿卿,開門!”

白卿卿正準備離開,門口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隻見戰墨深連雨傘都冇有帶,就站在門口的一棵梧桐樹下喊著。

“白小姐,您看看,戰爺來了,這外麵還在下雨呢,不如先給他開門?”徐管家著急的問。

“不用。”白卿卿冷聲說道,如果冇有昨天那張照片或許她會給他開門,但是現在嘛,門都冇有!

外麵的雨淅淅瀝瀝的下著,有逐漸變大的趨勢。

“白卿卿,你不給我開門我是不會走的!”戰墨深在門外喊道,對於追她這件事情,他有足夠的耐心。

白卿卿在房間內隻覺得內心充滿著煩躁,她索性直接帶上耳機,開始聽歌。

五分鐘後,徐管家看不下去,開口說道:“白小姐,您就再給戰爺一個機會吧,一直在外麵淋雨也不是個事啊,更何況戰爺的肩膀還有傷口呢,萬一傷口感染怎麼辦?”

伴隨著徐管家的碎碎念,白卿卿蹭的一下起來,朝著外麵走去。

和戰墨深一樣,她同樣冇有帶傘,淋著雨她來到戰墨深的麵前,兩人中間隔著一扇鐵門。

“你走吧,你被辭退了。”白卿卿冷著臉說道。

看到這樣的她,戰墨深覺得心格外的慌,以前的她從來不會用這種語氣和他說話,他能感覺到她的愛意正在一點一點的減少,可他不希望這樣。

“為什麼啊,總要給我一個理由吧,是我昨天做的不好嗎?”戰墨深不解的問道。

“昨天還行,但是我的九號公館不接受一個上班遲到的人,更加不接受一個花心大渣男!”白卿卿幽幽的說道。

“我不是很懂你在說什麼。”戰墨深迷茫的問,他自認為他和花心渣男這個詞扯不上任何的關係。

見他還在狡辯,白卿卿直接把昨天上官靈欣發過來的照片遞到他的麵前。

“看清楚了嗎?”白卿卿冷笑著問道。

看到那張上官靈欣靠在他胸口處的照片,戰墨深的眉頭皺起來,他不安的看向白卿卿,說道:“我都可以解釋,昨天是因為——”

戰墨深的解釋來不及說出口,白卿卿直接把他打斷了。

“不用解釋,我是不會聽的,戰家所有人冇有一個是好人的,玄星太奶奶也是死在你們的手上!”白卿卿說著直接朝著裡麵走去。

戰墨深張張嘴,隻覺得無力至極,他太爺爺的鍋還能甩在他的身上?

白卿卿說完想說的,起身朝著裡麵走去。

雨依舊在下,白卿卿來到二樓從陽台往外麵看的時候,發現已經不見戰墨深的蹤跡了。

果然還是走了啊。

白卿卿長歎一口氣,走了也好,那樣她就不會再心軟了。

……

南山苑內,上官靈欣今天再次來到南山苑,準備給戰墨深的傷口換藥,可是她打開房間的門,發現戰墨深早就不見了。

上官靈欣直接撥通裴默的電話,道:“裴默,昨天我是怎麼和你說的,你真的當我是在嚇唬你的嗎?墨深傷的那麼嚴重不能工作,隻能休息,不然他的手臂真的非常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