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白嚮明一家救奶奶,拿不出一分錢,可是現在白珠在商場買幾件衣服,動輒數十萬。

眼看著導購要刷白珠的卡,白卿卿快步上前,一把將導購手中的卡奪走。

“哢嚓。”

用力一掰,卡掰成兩半,將卡丟在地上,白卿卿不忘重重踩上幾腳。

“哪裡來的瘋女人!那是白小姐的卡!”導購驚呼一聲喊道。

白珠聽到吵鬨聲音轉身看,發現白卿卿後露出一抹輕蔑的笑:“白卿卿,你怎麼像隻蒼蠅似的糾纏著?”

“不準你們把衣服賣給她!”

“白珠,那是奶奶的救命錢,不是給你用來揮霍的!”白卿卿激動的說。

“珠珠,外麵什麼聲音那麼吵?”從更衣室裡傳來一道年邁聲音。

白卿卿像是讓一道驚雷劈中那般愣在原地!

那聲音很耳熟,白卿卿不可能聽錯,那是奶奶蕭雲的聲音!

蕭雲從更衣室走出來,一頭銀髮盤著,穿著深紅色的旗袍,脖頸處掛著一條珍珠項鍊,將她襯的珠光寶氣,看起來容光煥發。

那模樣,瞧著是剛剛度假回來,哪裡是剛剛從綁匪手中死裡逃生。

“您怎麼在這兒?您不是應該在醫院接受檢查嗎?”白卿卿喃喃道。

“白卿卿是誰給你的勇氣,管到我們頭上?”緊接著,白珠親昵挽住老太太的手說道,“奶奶,白卿卿床上功夫肯定厲害,短短一夜,那老不死的居然捨得買那麼貴的衣服送她。”

白卿卿望著蕭雲,像一個遭到拋棄的女孩,希望蕭雲站出來幫幫她,帶她回家!

“她的事情和我們無關,把帳結掉,去其他店逛逛。”蕭雲一臉嫌惡的說著。

“怎麼是無關?奶奶不應該給一個說法嗎?知不知道因為綁架的事,讓我,讓我付出什麼!”白卿卿來到蕭雲的麵前,紅著眼眶,一字一句的質問著,要不是她命硬,可能早葬身在雪虎口中!

“噗嗤!”

“白卿卿實話和你說,綁架是假的,是我們一起演的一齣戲,而你真的讓我們耍的團團轉!”

“看你當時急得要去賣血,要去報警,真的讓我笑死啦!”看著白卿卿那樣認真的模樣,白珠嬉笑著說。

白卿卿愣在原地,蕭雲的不解釋,表明白珠說的都是真的。

“哈,哈哈哈哈~”白卿卿突然笑起來,眼角帶著一絲紅,猶如一隻魅惑的妖。

“瘋瘋癲癲的,有什麼可笑的。”白珠說著,拿出另外一張卡,準備刷卡離開。

“裴默,是你說的,銀座的衣服,隻要是我想要的,都可以買!”

“而我想要白珠看中的!”白卿卿帶著濃烈的恨意說道。

“白卿卿,你可真是一個土包子,在這,是有VIP等級的,不是想買就可以買的。”

“是的,白珠女士,是我們店的最高級彆會員,我們以她的意願為先。”導購諂媚說道。

隻是話音剛剛落下,一個帶著金絲眼鏡的經理急匆匆的走來。

“裴特助,您,您怎麼過來?是有什麼指示?”經理恭恭敬敬的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