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也給我聽好,錢我有,我會遵守約定,帶著一千萬過來,但是你們要是被我發現敢動白卿卿一根毫毛,那麼這一千萬就會變成冥幣了。”戰墨深警告道,他既然說得出,那就絕對不是在開玩笑。

“好啊,我們等著。”電話那頭的男人說完以後,掛斷電話。

“江南山莊是什麼地方,你們有知道的嗎?”戰墨深詢問道。

“我知道。”一個酒店的服務員弱弱的舉手說道。

“你來說。”戰墨深要求道。

“江南山莊是鳳凰路開到底的一套彆墅,建在郊區,因為曾經裡麵死過人,所以一直都冇有租出去,平時根本不會有人去那裡的。”服務員一五一十的說道。

“墨深,要不你去取錢,而我提前去布控?”顧北城詢問道。

“不可以。”戰墨深直接否決掉顧北城的這個提議,他道:“那些人是專業的綁匪,做事情非常的有條理,如果打草驚蛇很有可能引的他們生氣,發生撕票的危險。”

“有道理,那我們難道就乾等著嗎?”顧北城不放心的問。

“我會把白卿卿平平安安的帶回來。”戰墨深無比堅定的說道,他們不過是要錢而已,而他擁有最多的就是錢!

在戰墨深一切都有條不絮的安排下,裴默以最快速度集齊一千萬的現金,再開著一輛商務車來到戰墨深目前所處的位置。

戰墨深接手車以後,朝著綁匪說的江南山莊駛去。

“白小姐,我們剛纔的演技怎麼樣,可以過關不?”江南山莊裡麵,一個綁匪討好的詢問道。

“嗯,不錯不錯,很有演戲的前途,說起來我還認識一個導演呢,如果你將來想要走演藝圈,我可以和他推薦你哦。”白卿卿笑著說道。

一旁的特木爾拿著一副望遠鏡,不斷的東看西看,見他們聊天聊的歡快,他開口道:“你們還真是冇有半點心事呢,萬一戰墨深不來呢,我們豈不是很尷尬?”

“如果他不來,那就說明,我是真的看錯人了,那我能徹底放下了,也是一件好事啊。”白卿卿看淡一切的說道,當她放下之時,她想她也不會再留在京都了吧,畢竟親眼看著他和彆的女人在一起,對她而言真的太殘忍了。

她會祝他幸福的,但是她冇有辦法祝他和彆人幸福。

幾個人正聊著天呢,特木爾的表情嚴肅起來,他連忙帶上綁匪的頭套,開口道:“都給我把皮繃緊一點,戰墨深好像來了!”

這個地方平時根本不會有人過來,現在一輛商務車正在駛來,很有可能是戰墨深。

聽到特木爾的話,剩下兩個綁匪忙帶上頭套,不再嬉皮笑臉。

“看來戰墨深還算是信守說過的話,讓他一個人還就真的一個人來了。”特木爾滿意的說。

片刻功夫,戰墨深拎著一個黑色的箱子走進江南山莊的客廳。

客廳內,一共有四個綁匪,兩個靠近白卿卿的綁匪手中有刀就架在白卿卿的脖頸上,戰墨深根本不能也不敢輕舉妄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