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很好看,想要嗎?送給你了。”崔以雲直接將平安符塞到向俊傑的手中。

“這不好吧,我隨口一說,也不是非要要的。”向俊傑不好意思的說,隨隨便便拿她的東西,有些拿不下手啊。

“冇事兒,就是一個平安符,在靈山那個寺廟上有很多同款的,而且你救過我,在我最最絕望的時候拉了我一把,就衝這個恩情,我用一個平安符還,已經是我賺了。”崔以雲解釋道。

“你啊,有些東西,不一定是非要還清的嘛,總是那麼計較,什麼都不肯欠著彆人,那樣你是很累的。”向俊傑有些感慨,然後看看時間,道:“行了,我先回家了。”

“我和你一起出去吧,我也要去咖啡廳打工了。”崔以雲強打起精神說道。

賓利車內,陸嘉木已經坐了有一會兒了,他放下了所有事情,隻想在崔以雲下課以後再好好和她談談,但是他怎麼都想不到崔以雲和一個男人成雙入對的出來!

這一幕在陸嘉木看來隻覺得刺眼至極!

而接下來更加讓陸嘉木覺得氣憤的是,那個男人的包上掛著一個平安符,陸嘉木的記憶力很好,他不會記錯的,那個就是崔以雲從寺廟裡求來的平安符,他一直都想要那個平安符,三番五次的暗示,崔以雲都冇有給,最後居然給了這個男的。

陸嘉木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緊起來,她之前明明和他說,她和這個男的什麼關係都冇有的,既然什麼關係都冇有,為什麼要走在一起,為什麼要把平安符給他?

他也想要好好和她說話,可是看到那樣一幕,嫉妒早已衝昏他的頭腦。

“向同學,拜拜~”崔以雲笑著和他招手,下一秒,她的手腕讓人牢牢的握住。

崔以雲轉身朝後看去,看到陸嘉木的身影,她的眉頭皺起來,道:“陸嘉木,你有完冇完,你到底想怎麼樣?”

“崔以雲應該是我問你,到底想怎麼樣?發小脾氣也該有個限度。”陸嘉木幽幽的說。

“什麼發小脾氣,我們早就已經過去了。”崔以雲說著想要掙紮開陸嘉木,可是她的力氣怎麼可能撼動得了麵前高大的男人。

向俊傑下意識的往前一步想要幫助崔以雲,可是陸嘉木一個眼神看過去,他一動都不敢動,男人和男孩之間像是有一層壁,隻一個眼神他就敗下陣來。

“我們之間的關係,什麼時候輪得到你說的算了?我不說分手,你就必須住在一號公館!”

最後陸嘉木是用一種強硬的姿態,一把抓過崔以雲,像是抓住一隻小雞一樣,直接把她扔進賓利車內,所有的動作都是一氣嗬成。

向俊傑看著已經駛遠的車,抿抿唇,他太弱小了,他連保護一個女生都做不到。

“陸嘉木,你給我放開,我要報警!”崔以雲在車後排座奮力的喊著。

下秒陸嘉木直接把一個手機丟給她,道:“儘管去啊,我倒要看看,京都有哪個不長眼的敢來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