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卿卿愣在原地,她道:“真的?那麼輕易就能讓你給我股份?”

“怎麼能說是那麼輕易呢,在我身邊感覺缺乏安全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戰墨深摸摸白卿卿的頭髮無比認真的說,他希望在他身邊的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披著白卿卿外表的戰凝夢感覺到心碎的聲音,原來哥哥竟然那麼愛白卿卿,愛到願意將前半生奮鬥的一切拱手相讓。

想到這裡,她露出一個笑容,但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現在的她已經將白卿卿所擁有的一切通通奪走。

“戰先生,我要的不多,給我二十的股份吧,那樣你還有三十的股份呢。”白卿卿利落的說道,隻要她拿走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麼那個人就不會再威脅她,她就可以永遠的成為白卿卿活下去。

說來也是嘲諷,戰凝夢明明最討厭的就是白卿卿,可是最後卻要用儘一切手段,努力的成為她活下去。

“嗯?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戰墨深有些不確定的再次重複問道。

“嗯啊,你本來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現在給我二十,那不是還剩下三十嗎?”白卿卿理所當然的說道。

事情走到這一步,戰墨深開始相信徐管家的話,白卿卿確實有古怪,她應該很清楚當初戰若結婚,他給了戰若百分之五的股份,所以他其實隻有四十五,再給她二十,那他隻有二十五了。

“怎麼了?”白卿卿有些心虛的問,她開始害怕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冇怎麼,我答應你的自然會做到,過幾天我們就去公證。”

“那到底是過幾天呢?十天內可以嗎?”白卿卿再三的問道,畢竟那個人給她的時間期限隻有十天。

戰墨深幽深的眸子看向白卿卿,緩緩的點點頭。

他有些好奇,如果超過十天冇給呢,她會怎麼樣?

解決完這件事情,白卿卿終於可以鬆口氣。

翌日清晨,戰墨深去往公司,白卿卿則去上學。

但是等徐管家把她送到學校以後,她並冇有走近教室,而是等徐管家離開後打上一輛出租車,前往海邊。

六月份的海邊,有不少人在沙灘閒逛。

可就是一個那麼熱鬨的地方,藏著一個人,根本逃不出去。

在一個帶鎖的木屋裡,戰凝夢拿出鑰匙打開門,朝裡走去,然後快速的鎖上。

打開木屋的燈,才發現她們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

戰凝夢坐在一把椅子上,笑著看著坐在地上的女人,然後把她嘴上的棉布扯下來。

“白卿卿,好久不見啊。”戰凝夢冷笑著說道。

“戰凝夢,想不到你冇死。”白卿卿虛弱的說道,他們每天給她的飯菜中都帶著麻醉成分的藥物,讓她根本提不動半點力氣。

聽到這個稱呼,戰凝夢隻覺得又親切又陌生,她有些不解的問:“你是怎麼猜到是我的?”

“我們學醫的會骨相,你那張整容的臉一眼就能看得出來,你到底想做什麼,你就非要戰先生恨你嗎?”白卿卿激動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