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昨天崔以雲在一號公館,動不動就嘔吐的模樣,原來不是裝的啊,是真的人不舒服。

等等,動不動就嘔吐!

鐘甜甜的心裡咯噔一下,她在醫院待得時間長了,倒是經常看到一些剛懷孕的女人,動不動就吐,而且吐的很厲害,崔以雲該不會是——

鐘甜甜的手一下子就握緊了。

眼睜睜看著一個護士要去驗崔以雲的血了,鐘甜甜忙從座位上起來,道:“阿姐,讓我來幫你驗吧。”

鐘甜甜說著一把將那屬於崔以雲的幾瓶血扣留下來。

“行吧,正好我也休息一下。”那個護士壓根不把鐘甜甜的反常當做一回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崔以雲在醫院的走廊外麵站著,等著驗血結果。

鐘甜甜在驗血儀器邊,仔細的盯著,當她看到結果的時候,一顆心彷彿墜入冰窖一樣。

【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600】

鐘甜甜的嘴角不住的抖動,從這個數據來看,崔以雲一定是懷孕了!隻不過應該是剛剛懷孕!

她死死的咬著嘴唇,為什麼啊,為什麼崔以雲的命就那麼好,長相平平可是卻可以懷上陸嘉木的孩子,甚至有可能憑藉孩子上位!

不行,她不能讓那種事情發生,她辭退原來的工作,千裡迢迢的來到京都,可不是真的單純的來旅遊的,她可是要做人上人的!

鐘甜甜的心一橫,手開始動起來。

崔以雲在醫院走廊等了半個多小時,終於等到驗血報告出來。

將驗血報告拿到主任醫生那邊,主任醫生抬抬眼睛,看著上麵一個又一個的數值說道:“看著都冇什麼毛病啊,應該是吃壞肚子了吧,我給你開點胃藥,你去吃幾片就能好。”

“謝謝醫生。”崔以雲乖乖的交好錢,拿著收據到樓下買好藥,準備下午去學校上課。

二樓窗戶裡,鐘甜甜看著崔以雲拿著幾盒胃藥回去,她總算放心下來一點,但是終究不可能一直瞞下去,她的肚子一定會越來越大,最好的辦法還是要徹底弄死那個胎兒。

皇家學院裡,白卿卿自從答應老師要參加馬拉鬆比賽以後,經常在操場跑步,開始提前的鍛鍊起來。

這天她在操場跑了十圈,臨近放學時間,她買了兩瓶礦泉水去找崔以雲。

法學教室裡,白卿卿一眼就看到崔以雲,看到她趴在課桌上,連忙走過去道:“以雲,醒醒!”

崔以雲揉揉迷糊的眼睛,看到白卿卿淡淡一笑道:“卿卿。”

“怎麼看你好像很累的樣子?冇事吧?”

“不礙事,就是最近胃口不太好,吃壞肚子了,已經找醫生配好藥了。”崔以雲拿出一盒胃藥說道。

“原來是這樣,你啊,多注意自己的身體。還有過幾天馬拉鬆比賽,你記得來看啊,來給我加油。”白卿卿邀請道。

“嗯。”崔以雲乖乖點頭。

等到放學後,白卿卿回到承錦苑,戰墨深還冇有回家,宣盟來到承錦苑,來給戰墨深拿一份檔案。

“宣盟,戰先生最近很忙嗎?”白卿卿詢問道,這幾天戰墨深的晚飯都是在外麵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