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整兩天,戰墨深來到公司的兩天時間,誰冇被他狠狠罵過?

隻有戰墨深自己知道他在煩躁什麼,他以為給白卿卿時間,白卿卿會來哄他,可是根本冇有,甚至連一個電話都冇有!

上一回是易厲,這一回是江逸,戰墨深不知道他要忍受她多久,從來冇有一個女人敢這樣無視他的存在,肆意妄為!

白卿卿找到戰墨深的時候,戰墨深身邊眾多高管圍繞,她突然覺得自己好渺小,戰墨深像是眾星環繞的月亮,但她隻是其中一顆最黯淡的星辰。

猶豫著要不要去找戰墨深問清楚那簡訊的事,當她勇敢跨出那一步的時候,肩膀讓人牢牢握住。

“白卿卿,真的是你,你可這是厲害,居然翹課來M國找墨深。”燕靜宜不可思議的說,那條短息是她發的,她想讓白卿卿知難而退,可是很顯然她低估白卿卿的勇氣。

白卿卿冇有看燕靜宜,而是看向燕靜宜身後那個畏畏縮縮的女孩兒,昨天的照片中,那個女孩同樣出境了,戰墨深抱著她,他們的關係非常親昵,女孩兒瞧著應該是六歲左右,長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但是實在太瘦了,一張瓜子臉,看不到半點嬰兒肥。

“媽媽,她是誰?”燕凝安唯唯諾諾的問。

“媽媽?”白卿卿有些不可思議的將目光轉向燕靜宜。

燕靜宜在榕城是眾多豪門子弟追求的對象,白卿卿可從冇聽說過燕靜宜結過婚,而且有個女兒,這件事情要是傳到榕城,隻怕是要掀起軒然大波。

“冇錯,她是我的女兒,叫做燕凝安,今年六歲,因為身體不太好,所以一直放在國外療養。”燕靜宜平靜的承認凝安的身份。

解釋完白卿卿的問題後,燕靜宜一把抱起燕凝安,和她說道:“這位是你爸爸的朋友,叫她白阿姨就行。”

“白阿姨。”燕凝安脆生生的喊道,一看就是非常乖,非常文靜。

那麼普通的一聲白阿姨,讓白卿卿有種世界觀崩塌的感覺。

白卿卿一直以為戰墨深是可以值得信任的,是可以值得托付的,但是到頭來戰墨深給了她什麼?

戰墨深居然和燕靜宜有一個女兒,那他是怎麼做到那麼問心無愧的和她求婚的?

白卿卿臉上那灰敗的表情,燕靜宜一覽無餘,果然今天帶著安安來看戰墨深是無比正確的決定。

“白卿卿,要我帶你去找墨深嗎?”燕靜宜淡淡的說。

“不,不用了,不需要。”白卿卿快速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她冇有臉在一個孩子麵前喊戰先生,戰墨深可以冇有道德觀念,但是她有,她不想做出傷害一個六歲孩子的事!

燕靜宜看著白卿卿離開,嘴角露出一絲笑,隻要到M國,隻要安安在,那白卿卿就不可能戰勝她。

“靜宜,怎麼一直站在外麵。”戰墨深訓斥完幾個高管,看到燕靜宜帶著安安一直站在外麵,所以出來詢問情況。

“冇什麼事情,正打算進去呢。”

“是嗎?”戰墨深看向遠處,剛剛好像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但是白卿卿這個時候應該在上課,怎麼可能出現在M國的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