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宅,盛笠抵達以後,急匆匆的來到盛幸的房間。

“啊!啊!”房間內不斷的傳來盛幸的尖叫聲。

“到底是怎麼回事?盛幸不是很久冇不這樣了嗎?怎麼今天又發作了?”盛笠有些心疼的說,他對這個妹妹一直都是虧欠的,當年要不是他貪玩,妹妹也不會被人拐走。

“不知道啊,現在應該怎麼辦呢?我就怕小幸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葉芯擔心的說。

“心理醫生呢,心理醫生什麼時候到?”盛笠焦急的催促道。

“心理醫生今天去國外開講座了,真是不巧啊!”

聽到葉芯那麼說,盛笠氣的一腳踹在垃圾桶上,他惡狠狠的道:“乾!”

盛德佑在一旁同樣是著急的不行,他開口建議道:“依照我看,要不要讓戰爺家那個未婚妻來試一試?那是個有本事,而且和盛幸又認識,總比我們瞎弄強!”

盛笠一聽覺得這個倒是一個主意,哪怕不能勸下盛幸,也可以把她先暫時的弄昏迷過去,於是盛笠忙開始聯絡白卿卿。

晚上八點鐘,白卿卿和戰墨深急匆匆的來到盛家。

“怎麼回事?”白卿卿來到二樓盛幸的房間詢問道。

“小幸又發病了,她隻要一發病就大喊大叫,而且會把門鎖住,我們進不去。”葉芯將情況簡單的說起來。

白卿卿看向戰墨深。

戰墨深會意,直接重重的一腳踹在門上。

“砰!”房門應聲倒在地上。

白卿卿走進去的時候看到盛幸的手中拿著一把水果刀,她顯然是準備一刀割向自己的手腕處。

看到有人闖入她的私人領域,盛幸嚇得直接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啊!女兒!女兒你不要做傻事啊!”葉芯害怕的說,眼淚緊跟著流淌下來。

“你們走,你們全部都走啊,為什麼不肯放過我,為什麼你們還是不肯放過我,我還不夠慘嗎!”盛幸眼眶通紅,用儘全身力氣的喊道。

“你們都先走。”白卿卿看向身後的人說道。

葉芯很明顯是不放心自己的女兒,但是戰墨深來到她的麵前道:“如果你是真的想要救出你的女兒,那你就出去。”

葉芯抿抿唇,隻能一步一步的離開。

“注意自己的安全。”戰墨深說完這句話,同樣的離開房間。

房間內,隻剩下兩個年紀相仿的少女,白卿卿淡然的坐在地板上,開口道:“盛幸,還記得我嗎,我是白卿卿。”

盛幸點點頭。

“可以和我說說你剛纔說的話都是什麼意思嗎?是誰不肯放過你啊?”白卿卿小心翼翼的試探道。

盛幸原本稍微有些平複下去的情緒,一下子又激動起來。

“你要乾什麼,你要和他一起逼死我,是不是?!”

“你誤會了,我和你說的那個人並不認識,我隻是來救你的,就像當初在平順村一樣,你可以相信我,我能救你出來,隻要你說。”白卿卿循循善誘道。

盛幸張張嘴,但最終還是搖搖頭,她決然的看向那把水果刀,準備一刀刺進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