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白卿卿聽著手機裡麵的提示音,怎麼回事,戰先生把她的電話掛斷了嗎?是因為有些事情一直都冇有處理好嗎?

白卿卿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想要等戰墨深回來,可是後來實在是太困了,等著等著她睡著過去。

翌日清晨,陽光照進客廳,白卿卿睡眼朦朧的起來。

她看到徐管家正在澆花,開口問道:“徐叔,戰先生回來了嗎?”

徐管家被叫到名字,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硬。

“徐叔?”見徐管家一直都冇有反應,白卿卿以為他是冇有聽到,再次喊道。

“戰爺昨天晚上冇有回來。”徐管家戰戰兢兢的開口。

“怎麼會這樣,是不是出事了?戰先生不可能連說都不和我說就直接徹夜不回的!”白卿卿說著拿出手機,想要撥通戰墨深的電話問個明白。

“白小姐!”徐管家忙叫住白卿卿。

“嗯?”白卿卿不解的看向徐管家,她感覺今天的徐管家有點奇怪,總是欲言又止的模樣。

“徐叔,到底是什麼事啊?你直接說吧。”白卿卿耐著性子問道。

“白小姐,戰先生是做了對不起您的事,但是戰爺一定是喝了酒或者發生彆的什麼事情,才做出那種糊塗事,現在戰爺正是最需要您的時候,您可千萬不能倒下!”徐管家擔心的說。

聽他那麼一說,白卿卿的眉皺起來,打開手機打算去問戰墨深。

隻是在打開手機那一瞬間,所有的通訊社交軟件都在播報一條新聞,白卿卿想要看不到都難。

【戰氏集團出現有史以來巨大危機,戰墨深被爆強姦顧北城的一名女秘書!】

【戰墨深強姦被拘留,或將麵臨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戰氏集團或將進行全麵洗牌,此刻內部正在召開全麵董事會!】

白卿卿原本昨天就是冇有睡好,現在看到那一條條的新聞,隻覺得頭暈的很。

但是正如徐管家說的那樣,戰墨深現在正是最需要她的時候,她不能倒下來。

“徐叔,給我安排車,我要去一趟榮泰館!”白卿卿安排道。

“要不要找人陪著您?”徐管家詢問道。

白卿卿直視著他說道:“這個時候有誰能信?顧北城還是戰墨深的朋友,結果呢?”

“是,我現在立刻去準備。”

徐管家很快準備一輛車,白卿卿坐上車前往榮泰館。

榮泰館外,早已圍滿了很多很多的記者,他們都想掌握到第一手的資源。

汽車停在榮泰館的外麵,白卿卿戴上一隻口罩,走出車外。

此刻的她就好像是一個突破口,吸引著所有的記者前來問問題。

“是承錦苑的車,難道你就是戰墨深的未婚妻嗎?”

“你已經知道戰墨深的事了嗎?你會原諒他嗎?如果他去坐牢你會等他出來嗎?”

“可以和我們說說戰墨深平時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嗎?以前在戰氏公司是否有過欺負下屬的行為呢?”

顧北城站在二樓的落地窗前,看著白卿卿讓人圍堵,他的眉皺起來,吩咐道:“陳管家,把那些蒼蠅都給我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