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小姐,您為什麼那麼問,是不是花壇那邊有什麼問題?剛纔在花壇那邊,隻有沈瓊一直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搞什麼,是不是她把您種的草藥給破壞掉了?”徐管家著急的問,他很自責,是他冇有為白小姐守住那一片淨土。

“不是的,隨口問問,因為看到那把鏟子擺放的有點亂。”白卿卿笑眯眯的繼續道:“原來是沈瓊搞得呀。”

得到想要的答案,白卿卿並不打算將事情告訴徐管家和戰墨深,她要靠自己的本事和沈瓊比一比。

“對了,徐叔,張大廚今天是不是做了紅燒排骨?”白卿卿詢問道。

“嗯,您怎麼知道的?”

“張大廚做的紅燒排骨那麼的香,老早的我都聞到味道了,你把排骨給我盛幾塊過來。”白卿卿要求道。

“可以,我立刻去盛。”徐管家連忙朝著廚房走去。

一番折騰後,時間已經指向傍晚的六點鐘,戰墨深從外麵進來,白卿卿坐在餐桌旁邊正踢著腳在等他。

“戰先生,快來嚐嚐張大廚做的新菜,特彆好吃。”白卿卿朝他勾勾手說道。

可為什麼戰墨深覺得好吃的從來都不是菜,而是她呢?

“以後如果餓,就不用等我,自己先吃,最近集團的事情有點多。”戰墨深摸摸白卿卿柔順的長髮說道。

“嗯。”白卿卿乖巧的點頭,然後開始一口一口的吃起來。

飯吃到一半,承錦苑門口傳來汽車警笛聲音。

徐管家急匆匆的走進來,道:“戰爺,外麵有一位警長,非說我們這邊有違禁品,連警犬都出動了。”

“違禁品?”戰墨深挑挑眉,不懂他們開什麼玩笑。

就在他們說話間,警長已經拿著搜捕令走進墨軒榭,道:“戰爺,我們接到舉報說是在您的承錦苑內,有人私藏毒品。”

警長話音落下,看向白卿卿。

白卿卿指指自己道:“警長同誌,您不會是在說我吧?”

“是不是目前不好說,等我們一搜就知道。”警長一點不客氣的說,京都對於違禁品那種事情查的很嚴格,屬於抓到就是零容忍的態度。

警長的話音剛剛落下,他身後有一隻警犬突然的發出響亮的叫聲。

“汪汪汪!”警犬朝著白卿卿後麵的方向死命的叫著。

“戰爺,若是攔著,豈不是間接證明白小姐的身上有不可告人的什麼東西,還不如讓我們進去搜搜,也好證明白小姐的清白。”

戰墨深看向白卿卿,白卿卿大大方方的說:“你們去搜吧,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早在他們來之前,白卿卿就已經將口袋裡那白色粉末倒進垃圾桶,送到外麵去。

有白卿卿的首肯,警長帶著警犬正式開始搜查起來。

沙發,地毯,客廳,房間,全部都不肯放過。

在路過花壇的時候,警犬再次叫起來。

警長露出一絲笑意,道:“戰爺,看來您身邊的這個未婚妻不簡單呐。”

他都已經想到,一旦從花壇裡麵挖出毒品,那明天一定會上新聞的頭條。

隻見警長都來不及去看花壇裡麵的情況,身邊的警犬早就衝出去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