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可能,她是怎麼死的?”盛德佑不敢置信的問。

白卿卿觀察章枝的五官,接著將視線掃到茶幾的那一杯紅酒上麵。

拿過紅酒,白卿卿聞起來,然後用很肯定的語氣說道:“死於農藥中毒。”

“真是晦氣,我現在就去報警!”盛德佑直接安排起來。

很快盛家的門口停放著不少的警車和救護車。

剩下的事戰墨深相信盛家的人可以解決,所以和白卿卿提前回家。

回家的路上,白卿卿開口道:“戰先生,今天的事真是多虧了你呀,想不到你的心思那麼縝密,居然什麼都能想得到。”

“今天還有什麼事情嗎?”戰墨深邊開車,邊不解的問道。

白卿卿眨眨眼睛,轉頭看向戰墨深,認真的問道:“今天在京都那片貧民窟內,暗中出手幫助我們的人,不是你安排的嗎?”

白卿卿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心有餘悸,要不是那個人暗中出手,殺手的一把尖刀刺下來,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有這種事?我隻是把宣盟交給你來安排,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道。”戰墨深甚至不知道白卿卿在弄什麼東西。

白卿卿抿著唇,那今天幫她的人是誰,還有在學校把她書剪破的人,究竟又是誰呢?

來到京都以後,白卿卿發現有太多的問題,她都想不明白,眼前像是讓一團迷霧籠罩著。

第二天,白卿卿照常去上課,這次在教室她的書本是完好的,或許上回是教室裡的人和她玩的一個惡作劇,看到她整治劉瀅瀅後就不敢再亂來了。

當白卿卿結束一天課程的時候,崔以雲同樣下課,兩人索性一起走出校門。

在校門口,有一個男人安靜的站著,他不說話,但是他的周圍圍著不少花癡的女生,甚至不斷的有女生問著他的號碼,隻是他都高冷的毫不理睬。

男人看到白卿卿,抬抬他的金絲眼鏡,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足以迷倒萬千少女。

明玄?他怎麼會來這邊的?

白卿卿正好奇的時候,明玄已經一步一步走到她的麵前。

“白小姐,下午好。”

“明玄特助,你好,你怎麼來這邊?我記得你說過你有個妹妹,難道她也在這所大學嗎?”白卿卿好奇的問。

“嗯,算是吧。”明玄笑眯眯的點點頭,接著從公文包裡拿出一本醫學書。

“白小姐,聽說你的醫術很好,這個送給你。”

白卿卿明明不是一個喜歡隨便拿彆人東西的人,可是明玄那麼溫暖的看著她,竟然讓她不忍心拒絕。

“謝謝。”白卿卿接過那本書。

“嗯,再見。”明玄說著朝其他方向走去。

“明玄特助,你等等,你是怎麼知道我姓白的,我記得我冇有和你做過自我介紹。”白卿卿喊住他問道。

“上回裴默特助叫你白小姐,我記下來的,而且打聽你的事情並不難,你在京都的上流圈裡早已出名,真是可惜,我那麼晚才聽說。”明玄隻剩一個背影對著她說話。

白卿卿看著他的背影,隻覺得這個人說話怎麼永遠都是讓他有些聽不懂呢,為什麼他會說那麼可惜,那麼晚才聽說呢?像是他一直都在找她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