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來到咖啡廳,各自點上一杯咖啡。

盛德佑開口道:“有什麼話,我就都直說了,白卿卿,雖然戰爺現在喜歡你,但你註定是不可能嫁入戰家的。”

“為什麼呢?”白卿卿好奇的問,好像不是第一個人那麼跟她說的,所有人都覺得她不可能和戰墨深有一個好結果。

“因為衛景檀在,哪怕衛景檀不在,也有戰氏集團那麼多的董事股東,他們可不會同意一個身份不明,毫無家世,毫無助力,且毫無禮貌,毫無家教的女人,成為下一任戰家的當家主母。”盛德佑一字一句,用儘惡毒的詞彙。

崔以雲坐在一旁,手指緊緊的握成拳,她都有點控製不住想要反駁。

“謝謝伯父肯和我推心置腹的說這些話,那伯父認為應該怎麼辦呢?”白卿卿詢問道。

“你的運氣不錯,正巧芝芝不喜歡你,所以我決定給你一筆錢,由你出價,隻要你能離開戰墨深,離開京都。”盛德佑高高在上的說道,彷彿這筆買賣不管怎麼算都是她贏。

“盛先生,您不覺得您這樣很不好嗎?卿卿不是那種看得上您幾個臭錢的性格。”崔以雲搶先開口說道。

“請問你是誰?我有和你說話嗎?真不愧是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朋友。”盛德佑不屑的說道。

“啪啪啪。”白卿卿鼓起掌,笑著說道:“伯父真是爽氣呐,多少錢居然由我開,那我就不客氣了,要個六千萬吧,可以嗎?”

盛德佑沉思一想道:“可以,那就六千萬,拿完錢可以就滾。”

“得了,謝謝伯父,伯父大氣!”白卿卿接過支票,笑的美滋滋。

崔以雲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知道白卿卿到底是怎麼想的。

等到盛德佑離開後,崔以雲詢問道:“卿卿,難不成你真的打算收下六千萬,離開戰先生的身邊嗎?”

“對呀,我真打算收下六千萬離開戰先生的身邊,但是戰先生肯定不會放我走嘛。”白卿卿理所當然的說。

崔以雲微張著唇,這麼說貌似也冇有錯,可是這樣的話,卿卿不就是空手套白狼坑了盛德佑六千萬嘛!

“這錢見者有份,以雲,待會我就給你轉五百萬,你以後可以留著傍身。”白卿卿爽快的說道,在以雲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她不在她的身邊,這是白卿卿一直都覺得遺憾的事。

“卿卿,謝謝,但我現在真的不缺錢。”崔以雲拒絕道。

“現在不缺,萬一以後缺呢,這樣,你先收著,十年後,若是有錢了,你再還我。”白卿卿要求道。

那是白卿卿一番好意,最後崔以雲選擇答應下來。

兩人離開咖啡廳,一輛勞斯萊斯已經停留在校門口,在勞斯萊斯的旁邊還有一輛黑色賓利車。

崔以雲看到那輛黑色賓利車,魂都嚇掉一半,直接轉身道:“卿卿我想起有點東西忘在咖啡廳,我再進去一趟。”

“這樣嗎,那我先走了,戰先生在等著我了。”

“嗯,你快走吧。”崔以雲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