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慢慢找,但是戰先生千萬不要放棄。”白卿卿懇求道,崔家發生那麼多的事情,記得崔以雲一向都和她的弟弟關係不錯,真不知道這段時間是怎麼過來的。

“嗯,早點睡吧,明天我們一起去看安安怎麼樣?”戰墨深詢問道。

“嗯!”白卿卿答應下來,距離上回燕凝安離開過去四個月的時間,也不知道她在段家過的怎麼樣。

在承錦苑睡上美美的一覺,翌日清晨,白卿卿和戰墨深一起前往段家。

段家書香門第,庭院采取中式風格,門口種著幾棵鬆樹,常年蒼綠。

管家在門口看到戰爺的車,忙不迭的走進客廳彙報情況。

片刻功夫,段家所有人均在門口恭迎戰墨深,於他們而言,戰爺回到京都以後,第一個來拜訪的是段家,簡直是殊榮呐。

“段家,恭迎戰爺光臨!”段家家主——段遠航,已有八十多歲高齡,瞧著精神奕奕,麵色紅潤,年輕時候的他可是京都一所高校的校長,所以門下高徒無數。

“段老不用那麼客氣,我們進去聊。”戰墨深對於這樣的學者是很尊敬的。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朝著裡麵走去。

“安安。”白卿卿跟在戰墨深的身後,在人群中看到安安,開口喊道。

安安聽到白卿卿的聲音,露出甜甜的一笑,看向段遠航,在得到段遠航許可後,一下子撲到白卿卿的腿邊。

“卿卿阿姨,安安好想你呀,不過爺爺說可不能亂來,說戰爹地是貴客,不能亂分寸。”安安俏皮道。

白卿卿聽到那話,忙問道:“在段家,他們對你都怎麼樣?有冇有欺負你呢?”

安安搖搖頭,道:“爺爺是個老古董,成天讓我練字,背古詩,不過我都知道那是為我好嘛,至於其他人,伯伯和伯母冇有女兒,把我當做小女兒一樣疼愛,經常給我買漂亮的衣服,大哥常常帶我出去玩的。”

白卿卿點點頭,那麼看來,把安安送到京都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白小姐儘管放心,安安於我們段家來說是一顆掌上明珠一般的存在,那是老二留在世界上唯一的血脈。”段遠航長歎一口氣說道。

“段老,當年是我不該意氣行事,在金三角地區白白斷送杜蘇的命。”說到當年往事,一直都是戰墨深心中邁不過的一道坎。

段遠航搖搖頭道:“怎麼能怪你,老二死的光榮,當年你們與毒梟火拚,打死不少敗類,老爺子永遠為你們驕傲!”

“行了,不聊那些久遠的事,聊些近在眼前的事,白小姐雖然我們是第一次見麵,但我一早從安安那邊聽說你的事蹟,真的非常感謝你,當初在榕城救下安安一命,我們整個段家都欠你一份人情。”段遠航真誠的說。

白卿卿忙擺擺手,道:“段老先生,您太客氣了,救安安並不是想要什麼人情,隻是舉手之勞而已。”

“誒,救命之恩,怎麼可以那麼隨意的就揭過去?”段遠航想了想繼續說道:“聽說昨天你們在郵輪上開派對,劉家的那個不學無術的小丫頭以家族為由頭刁難白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