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戰凝夢是不敢忤逆戰墨深的意思的,她知道戰墨深出名的說得出做得到,她不道歉,真有可能讓他塞到飛機上,直接送回京都。

“對不起,是我錯了。”戰凝夢不開心的說,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戰凝夢根本不是真心實意道歉,隻是迫於戰墨深的壓力。

“好了,人都接到啦,我們先去吃飯吧。”白卿卿出麵打起圓場,畢竟那是戰墨深的妹妹,總不能讓氣氛那麼僵著。

厲寒已經出來索性和她們一起去吃飯。

黛兒原本是很生氣的,可是看到厲寒出來,所有的不開心都一掃而光,那個戰凝夢總歸是有點用的。

在前往餐廳的路上,黛兒和厲寒開始聊天。

“厲寒,你是真的每天都在戰墨深身邊嗎?”黛兒好奇的問。

“嗯。”

“那我如果每天黏在戰墨深旁邊,是不是意味著你每天都能看到我呢?”黛兒繼續問。

“嗯。”

“可你為什麼帶著黑色麵具,可以把黑色麵具摘下來,讓我看看嗎?”這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總不能喜歡那麼久,連人家長什麼樣都不知道吧。

提到麵具,厲寒目光突然寒冷起來。

黛兒察覺出不對勁,不再說話。

很快汽車抵達餐廳,戰凝夢從車上下來便一直都挽著戰墨深的手。

白卿卿雖然心裡不開心,可是想著那是戰墨深的妹妹,他們那麼久不見,確實應該有很多的話要說。

“你是怎麼知道我在榕城的?”在包間內,戰墨深點完菜詢問道。

“段光赫那個傢夥,隻要是我問的,他敢不說?”戰凝夢直接將段光赫供出來。

“他那是喜歡你,不要不知好歹,段家的門第確實不錯。”戰墨深心想若是戰凝夢可以和段光赫在一起,倒也是一樁美事,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年齡相仿,最重要的是段光赫處處都是讓著她。

聽到戰墨深那麼說,戰凝夢一臉不爽,道:“段光赫算什麼東西,配不上我。”

“要求不要太高,段光赫名牌學院畢業,長相英俊,懂禮貌,像他那麼優秀的年輕人,現在少之又少。”

“不要,我要找一個和哥哥一樣的。”戰凝夢說著夾起一塊牛排遞到戰墨深的碗裡,說道:“哥哥不要再囉嗦了,先吃飯。”

白卿卿看著他們兄妹間的互動,非常羨慕。

“白卿卿,你也吃啊,從小門小戶出來的,應該是冇有吃過那麼豐盛的菜吧。”戰凝夢看向白卿卿,一副施捨的口氣說道。

黛兒的白眼簡直快要翻到天上去,為什麼會有那麼討人厭的女生呐,冇有禮貌,冇有教養!

“謝謝。”白卿卿尷尬的笑笑,然後夾起一筷子青菜吃起來。

一頓飯吃下來,估計隻有戰凝夢是吃的開心,其他人均是吃的一肚子氣。

“哥哥,我已經讓人把我的行李都送到墨軒榭了,這段時間和你們住一起哦。”吃完飯後,戰凝夢開口宣佈道。

“難道在榕城你就冇有彆的房產?”戰墨深皺眉問道,當初出過燕靜宜的事,戰墨深曾經答應白卿卿,墨軒榭以後不會再讓其他女人住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