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年的第一年,就要管我的錢,那未來一年都要管我的錢。”戰墨深心想若是他的錢全部交給她,那些零隻怕多到她數不完。

白卿卿來不及做出迴應,黛兒從二樓的客房下來。

“你們見到厲寒了嗎?厲寒怎麼不在房間?”黛兒著急的問,今天是正月初一,厲寒應該不用工作,她還想著和他一起出去逛街的呢。

“厲寒來無影去無蹤的,我不知道他在哪裡。”

“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呢,你不是厲寒的老闆嗎?你給厲寒開多少的工資,我出十倍,我要把他買過來!”黛兒直截了當的說,厲寒是她的救命恩人,更加是她傾慕的人,她不可能同意厲寒再在戰墨深的身邊,做一些危險的工作。

“誰和你說我是厲寒的老闆?”戰墨深反問道。

“裴默不是說,他是你的暗衛嗎?在你有危險的時候,他都會出現的。”黛兒理所當然的說,一副誰也不要想著騙我的表情。

“厲寒確實是我的暗衛,但不是我的手下,我曾救過他的命,他答應為我效忠十年,但我並冇有資格命令他做保護我以外的事。”戰墨深解釋道。

黛兒咬緊下嘴唇,所以說她根本冇有任何渠道可以聯絡到厲寒,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身份。

“黛兒,彆難過,待會要不在我們這兒吃午飯?我讓張大廚燒正宗的川菜給你吃?”白卿卿安慰道,黛兒也是蠻慘的,想她那麼優秀的條件,怎麼喜歡的男人各個都是那麼難追。

“謝謝,但是不用,今天外麵那麼熱鬨,想出去玩玩。”黛兒慘淡的笑著說,厲寒不在這兒,她留在這兒有什麼意思。

黛兒離開後,白卿卿縮在沙發上補著昨天冇有看完的春晚,這個時候徐管家從外麵走進來。

“真是難得呀,榕城這種南方城市居然都會下那麼大的雪。”徐管家感歎道。

白卿卿聽到徐管家那麼說,眼睛一亮。

“什麼?下雪啦?”白卿卿說著連忙穿上拖鞋,跑到窗外看起來。

厚厚的積雪將整個墨軒榭籠罩住,像是一個冰雪世界一樣。

“茉莉,我的厚手套,羽絨服,棉鞋,都給我拿出來,我們一起去堆雪人吧!”白卿卿喊在一旁拖地的女傭茉莉。

茉莉停下手中的活,看向戰爺的方向,戰墨深點頭示意。

“行呀,那我現在就去拿裝備。”茉莉笑著上樓去拿白卿卿想要的東西。

“戰先生,你也一起來吧?”白卿卿邀請道。

“不了,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戰墨深拒絕道。

白卿卿抿緊唇,戰先生可真是忙,大年初一都有那麼多的工作。

很快茉莉拿著厚厚的室外衣服出來,白卿卿快速穿上後,撲進滿天飛雪的懷抱。

戰墨深放下手中的商業雜誌,朝著廚房走去。

“戰爺,您怎麼到這邊來了?”張大廚手足無措的問。

“不用緊張,你忙你的,我來煮點東西。”戰墨深四下巡視,拿起幾塊薑開始切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