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先生,我們去看看,聽說那老僧人說的都是很真的。”白卿卿好奇的說。

戰墨深對於這種所謂的江湖騙子根本不信,無奈白卿卿想要問問,戰墨深就當是陪她玩。

“兩位有緣人想要算什麼?”老僧人笑眯眯的說。

“算算親情吧。”白卿卿沉思後說道,她想知道她和白家最後要走到什麼地步。

老僧人點點頭,暗示白卿卿張開手。

老僧人認真的開過白卿卿的手,緩緩說道:“親情緣不錯,兄妹友愛。”

白卿卿讓老僧人說的一愣,反應後開始笑起來:“老師傅,看來外麵傳的都不準,你是個江湖騙子,和你說實話,我冇有哥哥,隻有一個姐姐,而且和我姐姐的關係相當糟糕,根本不存在友愛這種說法。”

白卿卿說罷,朝外走去,這人說的實在太不準,和他聊天簡直是在浪費時間。

“那位施主缺乏耐心,不久以後她就能知道老衲說的都是真的。”老僧人長歎口氣,然後看向戰墨深的方向,說道:“這位施主應該對於自己的命數耿耿於懷吧。”

戰墨深準備出去找白卿卿時,讓那個老僧人叫住,老僧人口中說出的話,讓他停下腳步。

“你能看出什麼?”

“您的命數與那少女命數息息相關,隻是究竟將來如何,真的看不出來。”老僧人好奇的說,連他都看不準的事,那可真是太少太少。

“戰先生,你怎麼還不出來呀?”門外傳來白卿卿的催促聲音。

“多謝提醒。”戰墨深朝著外麵走去,他相信這個老僧人的話,有些事情確實就是那麼奇怪,比如白卿卿的血真的可以緩解他的心疾。

戰墨深走出去以後,白卿卿牽過他的手說道:“戰先生聽說裡麵有菩提樹可以許願。”

戰墨深任由白卿卿牽著走,她才十九歲,對於什麼都是充滿好奇的年紀,有時候真的很羨慕白卿卿,所以她的每一個小想法,戰墨深都想好好保護起來。

果然在溫泉會館的深處種了一顆巨大的菩提樹,看上去數十米高,仰頭看去,上麵掛滿紅色綢帶。

“那麼大的一棵樹,應該種了很多年了吧。”白卿卿感歎道。

“正巧一百年,這棵樹是在二十年前,從海城運送到我們這兒的,算是榕城的一個著名景點,凡是來泡溫泉的客人都要來這祈福。”菩提樹下是一個光頭和尚,一邊打掃樹葉一邊說道。

“幾位是要來祈福吧?”將樹葉打掃乾淨以後,小和尚拿紙筆出來,遞給白卿卿和戰墨深。

白卿卿忙開始寫起來。

“這菩提樹上一萬紅符,一千求財富,兩千求平安,剩下七千,求姻緣,可見緣分難得,我們這兒有個規矩,五年後,會將紅符寄到你們的住處,看看當初的願望是否實現,兩位施主請留個地址。”小和尚一字一句清晰的介紹著。

“嗯,可以!”白卿卿爽快的留下墨軒榭的地址,五年後會是什麼樣呢,五年後應該和戰先生結婚了吧?說不定都有寶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