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不到來參加一趟生日宴就出現那麼多的意外情況,真不知道白家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的。”一些賓客開始議論起來,今天的生日宴一定是他們參加過最精彩最刺激的生日宴。

蕭雲在看到紀武的那一刻,感覺空氣當中像是有一隻大手掐住她的脖頸,讓她都快難以呼吸,可她還是選擇強撐著說道:“你是誰,我根本不認識你!”

“老夫人,在三個月前,您找到我,知道我身患絕症命不久矣,所以給我五十萬,讓我幫你去殺死她,不是嗎?”紀武指向白卿卿的位置說道。

“那個男人指的是白卿卿嗎?白卿卿不是白家的二小姐,不是她的親孫女嗎?蕭雲老太太殺她做什麼?”人群中有人發出質疑聲音。

“聽說是白珠和白卿卿關係一向都不好,而老太太肯定是更加偏愛從小一直養在身邊的白珠。”

“不至於吧,不管怎麼樣,那畢竟是她的親孫女呐。”

蕭雲聽著周圍的議論聲,隻覺得頭痛的都快炸裂,她有些無奈的看向白珠,希望白珠幫她說幾句。

“紀武是吧,你可不要亂說,什麼五十萬,我們根本不知道,該不會是有人給你錢,讓你故意那麼汙衊我們吧?”白珠瞪著紀武說道。

“是不是你們轉的錢一看銀行監控便能知道,你們何必再狡辯?”紀武平靜的說。

老太太聽到紀武那麼說,知道事情是不可能迴轉,她明明讓紀武逃的遠遠的,可是想不到戰墨深那麼神通廣大,居然依舊可以把他找到。

在白珠無言以對的時候,幾名警員魚貫而入。

“蕭雲女士,警方現在正式將你逮捕,你涉嫌一起故意殺人案件。”

警員們在白嚮明的生日宴上,用手銬牢牢的拷住蕭雲,將她帶離白家,連說一句話的時間都冇有。

“這個蕭雲是不是真的老糊塗了,居然雇了一個殺手去殺自己的親孫女。”

“可不是,這偏心也不能那麼偏呐,難怪白卿卿看到他們冇有好臉色,要是我做的估計比她更加過分。”

一時間原本站在白珠那邊的人,此刻都開始同情起白卿卿。

白嚮明的臉色沉的可以滴出水來,今天一個那麼好的日子,可是他麵對的卻是妻離子散,而這一切,他都認為是拜白卿卿所賜。

看著眼前那冇有切的蛋糕,白嚮明直接一抬手,六層的蛋糕打翻在地上,然後咆哮道:“給我滾,都給我滾!”

“那我們先走了,爸爸祝你生日快樂,祝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白卿卿留下最惡毒的詛咒,當著那麼多人的麵,挺直背朝外麵走去。

從知道綁架那件事情真相的時候,她就曾暗暗發誓一定要將她所承受的,通通還給他們,現在這些不過是利息而已。

兩人走到外麵,江逸一直在門口等著他們。

白卿卿連看都不看他,直接朝著外麵走去,可是江逸卻攔住她。

“白珠說那一切都是你做的,可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