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報警就報警,誰怕誰呀!”那胖女人氣勢洶洶的說,她就不信警察管那些破事,而且說到底她可是消費者,麵對那兩個窮光蛋,警察一定更加偏向自己。

“老闆,不要怕,警察一定是站在正義的一方。”白卿卿拍拍一旁愁眉苦臉的老闆。

不出十分鐘,寵物店的門口停著幾輛警車,從警車上下來一個約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身姿挺拔,看上去非常精神。

“裴默特助,怎麼回事呀,什麼事情讓你們需要報警?”那男人討好的詢問道。

“沈局長,這片是歸你管的吧?怎麼你在管轄的區域內什麼人都有,這人的狗不知道怎麼受傷的,冤枉到戰爺的未婚妻頭上。”裴默開口把事情一一說給沈局長聽。

“呀,來的原來是局長呐,局長您可千萬不要全部聽他們的,事實就是他們這群窮光蛋在生活中過得不如意,所以拿我的狗出氣,現在我要個三千塊錢不過分吧。”那個胖女人擠上前,諂媚的笑著說。

沈局長連看都不看這個女人,直接朝身後的警員說道:“這人擾亂治安,你們去把她拷上。”

“是。”兩個警員朝著手銬朝著那個胖女人走去。

“等等,你們怎麼可以那麼做,你們分明什麼事情都冇有調查過,怎麼可以隻聽那個人的話,直接把我抓走。”胖女人感覺到非常的不公平,當那兩個警員把手銬拷住她的時候,她開始瘋狂的反抗起來。

“原因很簡單,像你這樣自己弄傷狗,碰瓷寵物店的人,我們這個月已經處理三個了,首先如果你真的是愛狗人士,在狗瘸的時候應該第一時間帶去醫院,而不是帶來寵物店,其次再說一點,在你麵前這位是盛世集團總裁,我們榕城城南開發案由他負責,說他冇錢,你是不是傻?你認為他的未婚妻會來欺負你的一條狗嗎?”沈局長一副看傻瓜的表情看著那個胖女人。

一場鬨劇,在胖女人被警察抓走後,落下帷幕。

老闆以為碰到那種不講道理的客戶一定是他吃虧,幸虧白卿卿的堅持,讓結局出現反轉,而且想不到白卿卿的背景居然那麼有錢。

“白卿卿,謝謝。”老闆感激的說。

“老闆,這段時間謝謝你讓白卿卿在這裡工作,但是這份工作不適合白卿卿,我們明天不會來了。”戰墨深解決完麻煩,冷著臉說。

“啊?那行吧,其實白卿卿真的工作很負責,聽說你的專業是中醫,我相信你將來一定會成為一名很好的醫生,你在我這也工作幾天了,我去拿工資來給你。”老闆說著去收銀台拿錢。

“不用了,我們先走了,這段時間給你添麻煩了。”那幾塊錢戰墨深根本看不上,拉著白卿卿往外麵走。

“戰先生,你住手,那些可都是我的血汗錢!”

隻是戰墨深根本不聽白卿卿的,他闊步往外麵走,很快走出店裡。

“老闆!那些錢轉到我的微信!”白卿卿在外麵嘶聲力竭的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