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勞斯萊斯在街道上疾馳,很快駛入戰氏集團。

隻有戰墨深可以直接將車停在大門口,然後直接拉著白卿卿朝著裡麵走去。

“戰爺好。”

“戰爺好。”

前台異口同聲的喊道。

“去通知裴默特助,讓他一分鐘內在總裁辦公室等著我。”戰墨深冷聲要求道。

然後戰墨深一把拉住白卿卿兩人走進了電梯。

電梯門緩緩關上,迅速的上升。

一樓,二樓,二十樓,八十八樓。

電梯很快停在頂樓,白卿卿來到了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這裡有些人是熟麵孔,有些人是生麵孔。

“什麼情況啊,怎麼總裁拉著一個女人進去的?那個女人是誰啊?”

“是啊,我還以為總裁會和司小姐在一起呢,但是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總裁可是從來冇有對司小姐做出過那麼親密的動作。”幾個頂樓前台的秘書嘰嘰喳喳的議論著。

這個時候一個年齡約莫三十多歲的女人走出來,她戴著一副眼睛,將頭髮梳的一絲不苟,穿著一身工作服,看起來古板嚴肅的模樣。

“鄒秘書長好。”前台們異口同聲的說道。

“告訴你們一聲,那位纔是我們戰氏集團的正牌總裁夫人,什麼司從霜也好,李從霜也好,在她麵前根本不夠看的!”鄒雯命令道。

“是。”前台們連忙應下。

總裁辦公室內,裴默已經等在裡麵了,他聽到開門聲音,轉身看去。

他看到了戰墨深,還有戰墨深身邊的白卿卿。

“白小姐,想不到您也在,那麼多年冇見,我們大家都很想你。”裴默笑著說道,轉而看向戰墨深詢問道:“戰爺,您突然的那麼著急把我叫到這邊來,是因為什麼事情呢?”

“你們兩個聊聊。”戰墨深看著他們兩個人說道。

裴默滿是不解的看向白卿卿,他不懂他和白小姐還有什麼可聊的。

白卿卿率先開口道:“裴默,你是怎麼好意思說大家都很想我這句話的,我想這個大家裡絕對不包括你吧?你應該很盼望著我死吧?”

“啊?白小姐,您怎麼會這樣說呢?”裴默滿是不解的問道,他和戰爺之間的兄弟情那麼深,看著戰爺這些年那麼難受,他的心裡又怎麼會好受?

“哈,當初開槍想要打死我的,不就是你嗎?還有把我哥哥搞成那副模樣的人,不也是你嗎?”白卿卿質問道。

裴默搖搖頭,道:“白小姐,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我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情,我和你說無冤無仇,我為什麼要那麼樣做?”

“可我親眼所見,當時就是你乾的!”白卿卿堅定的說。

“你去和他說說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戰墨深開口道。

“當時我們在車上,中間突然闖出來一輛車,裴默停了下來,我們發現攔住我們的那輛車上是哥哥和慕天養,我很激動,我當時下車朝著他們走過去。”

“然後裴默也從車上下來,裴默拿出手槍,瘋狂的朝著我們射擊,哥哥中槍倒地,慕天養為了我的安全,帶著我先逃了。”白卿卿將五年前所發生的一切悉數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