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承鉉看了司從霜一眼,如果是平時,他肯定不會和她多說一句話的,但是今天她那一句,她隻是喜歡他,和彆的毫無關係,有感動到他。

戰承鉉彆扭了一會兒,開口道:“我不知道我爸媽喜歡的是誰。”

“什麼意思?說來聽聽。”司從霜不解的問道。

“我的媽咪還有兩個孩子,他們都來到了九號公館,我爸爸很喜歡小寶,小寶是個女孩子,長得非常可愛。”

“我其實也挺喜歡她的,但是我現在討厭她了,因為我覺得她把我爸爸的愛搶走了。”

“還有大寶,大寶和我是雙胞胎,但是大寶比我活潑,比我會討所有人的歡心。”戰承鉉苦惱的說。

“原來是這樣,他們實在是太過分了,像他們這樣的人永遠都不懂得先來後到這個道理,也從來都不懂配不配這個字。”司從霜說完以後,兩隻手搭在戰承鉉的肩膀上,她開口道:“炫炫,你可不能讓他們欺負去,一旦你不能站穩位置,那麼很有可能將來你的爹地不會重視你了。”

戰承鉉聽到她的話,小小的眉頭緊緊皺在一起,他無措的開口問道:“那我應該怎麼辦?”

“自然是要告訴他們,你不是好惹的!”司從霜說著俯身在戰承鉉的耳邊輕輕的說出一個計劃。

“這樣真的可以嗎?”

“當然是可以的,放心吧,不會出什麼事情的,是該讓她們疼一疼,讓她們知道知道你的厲害。”司從霜摸了摸炫炫的頭髮,開口道:“炫炫,阿姨等你的好訊息。”

戰承鉉抿緊了唇,在爸媽的愛和大寶小寶間猶豫不決。

思親醫藥集團,白卿卿今天來到公司是帶著一份檔案來的,

等到簡燁然一到,白卿卿連忙拿出一份檔案出去,道:“簡經理,這份檔案您看看。”

“這是什麼?”簡燁然詢問道。

“這份檔案是空心準備的,空心指出了一點你們目前所做的實驗的缺點。”白卿卿笑著說道,這份檔案她可是花了整整一個禮拜的時間想出來的。

簡燁然看了看上麵的內容,臉色一喜,道:“這個步驟我們一直都在想解決的辦法,但是一直都找不到,想不到空心那麼快找到了,真不愧是黑市裡最厲害的人!”

“你們過獎了,你們也做了很多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白卿卿不好意思的說。

“對了,卿卿,還有一件事情,因為你前幾天在請假,所以我一直都忘記和你說了,那就是今天晚上我們要舉行一個團建,地點定在夜澀酒吧,你可一定要來啊。”簡燁然有點緊張的說道。

“可以啊,冇有問題。”白卿卿冇有察覺到簡燁然的不對勁,很快答應了下來。

工作的時間總是過得格外的快,等到下班時間,戰墨深戴上麵具下樓,下樓的時候他發現不少員工都一起有說有笑的朝著外麵出去。

“他們這是要去做什麼?怎麼都成群結隊的?”戰墨深發出自己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