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白卿卿喃喃的問道,那個孩子長得和大寶一模一樣,但是她知道他不是大寶,因為大寶從來都不會用那樣的語氣和她說話。

“白小姐,再裝那就冇有意思了吧,您難道還能不知道他的存在嗎?這是您和戰爺的孩子啊。”

“我想戰爺把您找來九號公館也是因為他的事情,小少爺有心理方麵的狀況,他非常暴躁,非常抗拒和人接觸,有時候一整天都不說話,喜歡扔東西。”張管家歎了一口氣說道,原本那麼可愛的孩子,怎麼偏偏性格是那樣的。

白卿卿完全的驚住了,她知道她懷的是三胞胎,但是其中一個不是剛生下來的時候夭折了嗎?

“白卿卿,都是你做的孽!”不知道什麼時候戰墨深站在她身後,冷冰冰的開口。

“我不知道。”白卿卿搖了搖頭說道,她一直以為那個孩子死了,她甚至每年都會給那個孩子燒紙。

“真是可笑,如果不是你,誰會把她放在鄒雯特助的家門口?”

“白卿卿,那麼多年過去,你說謊的本事越發的不行了,太容易讓人拆穿了。”

戰墨深原本今天心情是不錯的,因為白卿卿回到了九號公館,可是一看到兒子的情況,他很難不對她有怨氣。

白卿卿瞪了戰墨深一眼,那種事情她有什麼好騙他的,是她的孩子,她怎麼會不心疼?

“他叫做什麼名字?”白卿卿詢問張管家。

“戰承鉉。”張管家忙開口說道。

白卿卿朝著二樓走去。

“噔噔。”戰承鉉房間的門被敲響。

“炫炫,可以打開門我們聊聊嗎?”白卿卿耐著聲音說道,她離開了這個孩子五年的時間,她想要一一和他解釋清楚。

裡麵什麼聲音都冇有傳出來。

“你還是省省心吧,我們都不過是打打工的,還是不要招惹那位小祖宗比較好,要是有一句話惹怒了他,不知道會做出什麼惡作劇整你呢。”一個女傭路過白卿卿的身邊,善意的提醒道。

白卿卿正要和她解釋,她的兒子絕對不是那種人,可是下一秒,戰承鉉房間的門就被打開了。

戰承鉉臭著一張臉,兩隻手交叉擺在胸上,那副小模樣真是像極了戰墨深。

下一秒,戰承鉉一把推開了那個女傭。

“炫炫,我們不能這樣推開那個姐姐,不能動手,這樣是不禮貌的。”

“哼!”戰承鉉噘著嘴感覺到委屈了。

他討厭白卿卿在他小時候不要她了,可是他也不能接受彆人在白卿卿那邊說他的壞話,這個時候的他並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叫做吃醋。

“炫炫,其實這位姐姐隻是不瞭解你,等到他瞭解你就能發現你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小朋友。”白卿卿蹲下身,摸摸兒子柔順細軟的頭髮說道。

“你算是我的誰,憑什麼管我那麼多?”戰承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望著白卿卿說道。

“我——”

那句話我是你的媽咪明明快要衝口而出,但是白卿卿還是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