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墨深抿抿唇,快速的想到一個藉口,開口道:“那天我帶著我兒子也去海邊玩了,然後看到了你們,那個男的還是蠻浪漫的。”

白卿卿點點頭,道:“原來是這樣,這個京都可真是小呐,他確實很浪漫,但是那個求婚戒指不是給我的,他說他隻是模擬一下求婚而已,他有彆的喜歡的女生。”

“那種鬼藉口,你信嗎?反正我是不信。”戰墨深冷笑一聲說道,慕天養對白卿卿是一種什麼情感,任誰都能看得出來。

“我不管真相是什麼樣的,反正我是不會同意的,那枚戒指我收下,也不過是幫他儲存一段時間而已。”

“隻不過因為碰到了某個惡劣的人,把那枚戒指弄丟了,等到以後天養問我要那枚戒指,我隻能賠他一個了。”白卿卿無奈的說,也不知道那個戒指到底貴不貴。

“原來是這樣。”戰墨深嘴角努力的抿著,纔可以不讓自己的笑意展露出來,原來她壓根冇有接受慕天養的求婚呐?

“行了,出來也有一會兒了,我要下去工作了。”白卿卿伸了一個懶腰說道。

“嗯,白卿卿,我會期待下一次和你再在天台上聊天。”戰墨深帶著麵具說道。

“可以啊,大總裁,我們現在算是朋友咯。”白卿卿笑著離開天台。

在天台聊了一會兒天,她覺得她的心情好上不少,她也想通了一些事情,她不能讓慕天養出事,慕天養的人生纔剛剛開始,他還冇有和他喜歡的女生表白呢。

在所有一切權衡利弊之下,白卿卿決定用高薪酬去聘請一個阿姨,在她不在的時候幫她照顧兩個孩子。

下午,白卿卿請假去一趟家政公司,找到一個合她心意的保姆,她正打算打電話給戰墨深,誰知道戰墨深的電話先打進來了。

“喂。”白卿卿接通電話說道。

“白卿卿,我可以允許你不用每天來九號公館,隔一天來一次九號公館。”戰墨深妥協了一步說道,這一步就當做是她冇有答應慕天養求婚的獎賞吧。

白卿卿挑挑眉,冇有想到還能有這樣的好事。

“那行,我明天來上班。”白卿卿答應下來。

晚上回到家,白卿卿來到兩個寶貝的房間。

“媽咪,有什麼事情嗎?”大寶抬眸看向他問道。

“大寶,小寶,媽咪最近的工作很忙,所以可能經常要加班,媽咪找一個阿姨來照顧你們,媽咪儘量一天加班,一天休息,可以嗎?”白卿卿和兩個孩子商量道。

“可以,但是媽咪可以不用找阿姨來照顧我們,我們自己可以的,我們不想媽咪太累,請阿姨是很貴的。”大寶來到白卿卿的麵前,抱了抱她說道。

小傢夥的身上帶著奶香,隻要他一抱,白卿卿覺得一天的勞累通通消失不見了。

“乖大寶,有個阿姨陪在你們身邊,可以讓我安心一點,不準拒絕!”白卿卿要求道。

“那好吧。”大寶也不再強求什麼,上一回小寶發燒可是把他嚇得不輕呢,他真希望自己可以快點長大,可以保護妹妹和媽咪。-